哭还是不哭

令狐笑

周杰伦今年旺年大利,前段时间人都没出面,就有中老年粉丝为他自发发起一场浩大的“保卫战”,硬是赢下了“坤伦决”,漂亮地反击了流量。现在,周杰伦本尊出手,新作《说好不哭》大半夜刷爆朋友圈,天亮了还能把热搜场当成自家的麦田。人气值还是有王者风范,但有些粉丝却真实地哭了,不似之前的“保卫战”那样团结一致,而是大有脱粉态势地说:“周董不再是那个周董。”

粉丝哭周董,一篇“周杰伦的格局怎么越来越小”的公众号文章阅读量轻轻松松过了10万加,说明此类观点比较有代表性。全文看下来,作者的粉丝痛惜之情溢出屏幕,字面上说是惋惜“格局”,其实,惋惜的是周杰伦“不走心”。概括起来,类似于“你以前那么优秀,现在怎么这样”的情绪,其实表达的是“你变了,你现在对我都不说真心话”。不难感受到,第一,作者是资深老粉丝,随便一秀就是熟通“周学”(周杰伦学),还举了不少例子。第二,作者觉得周杰伦的新歌,不是写给陪他长大的粉丝的,粉丝们都中年了,周杰伦的新歌却完全不说中年人的心事,不如“周华健生了孩子后会有《亲亲我的宝贝》,李宗盛中年危机写了《山丘》”。

这次新歌的舆论反馈,站在文艺创作者的角度去思考,有两个角度还有点意思。一个是创作路径,一个是创作心态。先说路径,可以更缩小为中老年创作者的路径选择。一个方向是随着自己的成长,不断变换主题,年轻时聊爱情,结婚了说婚姻,孩子读书了说学区房,迷茫了说中年危机。还有个方向俗称“吃老本”,在商言商地表达符合自我人设及当下市场的主题。沈殿霞曾经用大白话解释为什么永远戴标志性的眼镜,“形象是不能随便改变的,因为这是观众认可了的。”周杰伦这次的《说好不哭》,选择的是第二个路径,用自己擅长的青春爱恋表达,去俘获新的年轻人市场,而这确实很管用。老粉丝大可感叹周杰伦早年写青春更好,但新粉丝是实实在在地被圈进来了。

另外一种可能,周杰伦年轻时有旺盛活力聊各种话题,当他中年了不惑了,逐渐认清自己的本质,这种毫无压力、毫不刻意的“爱情幻梦”才最舒服,才是真正的自我。如果是这样,何必用“格局”强加于人。自在就好,要强拗什么隔绝啊!

而心态,既是一种创作心态,也是一种欣赏心态。罗曼·罗兰的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中,舅舅不懂为什么还要编歌。他说:“各种各样的歌实际上都已经有了。有的是给你伤心时唱的,有的是给你快活时唱的,有的事因为你觉得累了想起远方的家的时候唱的,有的是因为你恨自己的时候唱的……”就像有写作者进了图书馆,看见古今中外上下千年已经那么多书,会困惑“为什么还要出书”。我的一名老领导给出过回答,用站在受众而不是自我的角度的方式。当时他布置了一个选题让我采写,而我认为这都是我早就写过的了,他说:“老读者忘了,新读者没看过。”老粉丝或许能如数家珍周杰伦关于青春、恋爱的好歌,但总有新粉丝正年轻,会喜欢这类“爱情幻梦”,就像老粉丝当年那样痴迷般。

来源:新闻晨报       作者:令狐笑